图片 1

朱贝贝将带领团队前往新疆开展飞防作业,朱贝贝将带领团队前往新疆开展飞防作业

李华 杨桂芳

植保无人机大家都很熟悉,它是种农业植保及器械。我国是个农作物种植大国,在种植过程中经常会受到一些病虫害的威胁,因此现在很多农业生产都利用植保无人机技术来防治病虫害。植保无人机虽然没有人驾驶,但是却有一个操作员。而无人机操作员必须要有娴熟的操控技术以及各种农药喷灌以及喷洒,还要具备无人机的维护等的技能,这是一个极其辛苦的工作。

“万绿丛中一抹黑”,经常在田间穿梭的朱贝贝在朋友圈中这样调侃自己的肤色。

“万绿丛中一抹黑”,经常在田间穿梭的朱贝贝在朋友圈中这样调侃自己的肤色。

朱贝贝是湖北黄冈的一名“90后”飞手,去年开始接触植保无人机,经过1年摸爬滚打,今年他和朋友组建了湖北最大、最年轻的植保作业团队,用无人机为农民喷洒农药。他形容最近两月的状态“不是在打药,就是在打药的路上”,虽然辛苦,但他乐在其中。

朱贝贝是湖北黄冈的一名“90后”飞手,去年开始接触植保无人机,经过1年摸爬滚打,今年他和朋友组建了湖北最大、最年轻的植保作业团队,用无人机为农民喷洒农药。他形容最近两月的状态“不是在打药,就是在打药的路上”,虽然辛苦,但他乐在其中。

初涉飞防失败“处女秀”中汲取经验

图片 1
朱贝贝

近日,湖北的作业即将结束,朱贝贝将带领团队前往新疆开展飞防作业。

初涉飞防失败“处女秀”中汲取经验

朱贝贝加入这行也就一年多的时间。2017年3月通过考试获得植保无人机驾驶证后,朱贝贝就迫不及待地想在植保行业施展拳脚,他租了1架植保无人机,买了1辆面包车,拉上1个同学,前往河南的小麦田作业。然而他的“处女秀”惨遭失败,由于缺乏经验,前期避障打点时描错点或打漏点,导致“炸机”了——无人机撞上了电线杆。

近日,湖北的作业即将结束,朱贝贝将带领团队前往新疆开展飞防作业。

这次失败让朱贝贝意识到,在实际操作中,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否则损失惨重。在河南待了两个星期,朱贝贝作业了3000多亩小麦田,测量农田面积、电脑规划航线、操作无人机喷洒农药,这套流程重复了无数遍。

朱贝贝加入这行也就一年多的时间。2017年3月通过考试获得植保无人机驾驶证后,朱贝贝就迫不及待地想在植保行业施展拳脚,他租了1架植保无人机,买了1辆面包车,拉上1个同学,前往河南的小麦田作业。然而他的“处女秀”惨遭失败,由于缺乏经验,前期避障打点时描错点或打漏点,导致“炸机”了——无人机撞上了电线杆。

河南作业结束后,朱贝贝又回到武汉,开始水稻防病虫害的飞防作业。有了经验积累,朱贝贝在实操中游刃有余,渐渐地在武汉周边的业务多了起来。“当时都叫我拼命三郎,有活我就接。”他说。

这次失败让朱贝贝意识到,在实际操作中,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否则损失惨重。在河南待了两个星期,朱贝贝作业了3000多亩小麦田,测量农田面积、电脑规划航线、操作无人机喷洒农药,这套流程重复了无数遍。

去年8月下旬,眼看新疆棉花即将成熟,朱贝贝就和朋友开了三天三夜的车到达新疆,准备用无人机给棉花打脱叶剂。

河南作业结束后,朱贝贝又回到武汉,开始水稻防病虫害的飞防作业。有了经验积累,朱贝贝在实操中游刃有余,渐渐地在武汉周边的业务多了起来。“当时都叫我拼命三郎,有活我就接。”他说。

一开始,农户对无人机打药持怀疑态度,朱贝贝就用试验说话,“药打下去,3天叶子就黄了,7天风一吹就掉叶,无人机的优势充分发挥出来了。”那一次的经历让朱贝贝对无人机植保行业信心大增,“拖拉机要3吨水,无人机只要1桶水。拖拉机会把棉桃弄掉,使棉花减产,无人机完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去年8月下旬,眼看新疆棉花即将成熟,朱贝贝就和朋友开了三天三夜的车到达新疆,准备用无人机给棉花打脱叶剂。

不怕吃苦

一开始,农户对无人机打药持怀疑态度,朱贝贝就用试验说话,“药打下去,3天叶子就黄了,7天风一吹就掉叶,无人机的优势充分发挥出来了。”那一次的经历让朱贝贝对无人机植保行业信心大增,“拖拉机要3吨水,无人机只要1桶水。拖拉机会把棉桃弄掉,使棉花减产,无人机完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白天忍高温晚上躲蚊虫

不怕吃苦,白天忍高温晚上躲蚊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