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六号,这是记者对

曾经,从踏上船的那一刻起,就是远航的人与亲人音讯隔绝的别离;曾经,他们只能在靠泊港口的时候,给家人写封家书报平安,而今,有了升级的卫星通信指挥系统,他们和祖国、和亲人——不再遥远。

有了电子邮件,“海洋六号”告别了写书信的历史;有了网络电话,“海洋六号”告别了守候手机信号的往事;有了WIFI,“海洋六号”开创了大洋微信的新生活——

“海洋六号”回家了。在手机接收到信号的那一刻,大家纷纷跑到甲板上,一个接一个地打电话,给亲人,给朋友。是呀,尽管船上有网络可以给家人发邮件,有电话可以和家人诉衷肠,可是思念,永远深如太平洋。

“海洋六号”的通信三级跳

在出发到“海洋六号”前,来过“海洋六号”的同事就给记者“打预防针”:几十天的大洋生活几乎与世隔绝,每天只能在两个时间点收发一封大小不超过20K的邮件,听不到父母的呼唤,听不到孩子的牙牙学语,听不到伴侣的深情叮咛,不知道天下大事,也无从知晓时下最潮的词汇。

“船长,出海回来了?”

一个相对封闭、但因为封闭也格外温暖的世界,这是记者对“海洋六号”先入为主的观念。

“早着呢,还在太平洋。”

然而在刚刚抵达夏威夷机场,记者就发现,情况在悄悄发生变化。在机场,记者接到一个显示为广州市的电话,接通后却是身在“海洋六号”的首席科学家刘方兰。

“那怎么能上微信啊?!”

原来就在记者登船前不久,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升级了科考船的通信设施,旗下有三艘船舶开通了卫星通信指挥系统。有了这个系统,只要在有卫星信号的地方,船上的科考队员就能够自如、方便地上网、打电话。更妙的是,从渺无人烟的大洋上给万里之遥的亲人打电话,只需花费国内长途电话的费用。“相当于把我们在广州办公室的电话搬到了船上。”刘方兰说。

“用的是卫星信号啊。”

在驾驶台,有一部电话专门提供给队员们使用,可用于公事,也可用于私事。“随着时代进步和技术发展,我们有条件也有责任为科考队员们提供更人性化的服务。我们中很多人出海就是160天,谁不想家,谁不想和家里人说上几句话?”临时党委书记孙雁鸣动情地说。

“哇塞,‘海洋六号’真够牛的。”

受目前条件限制,因私电话每次只能打5分钟,网络也还未能向全船开放。可是,这些可爱的科考队员们,觉得很知足。

前两天,“海洋六号”通信指挥系统卫星信号恢复,船长蓝明华和大学同学用微信聊起了天。在茫茫太平洋深处还能用微信、QQ,确实有种神奇的感觉,难怪蓝明华跑商船的同学会羡慕不已。

“这是救命的稻草啊!”王俊珠说,6月份他刚刚结婚,之后就出海了,“我和我老婆在邮件里有时候沟通不畅,会吵起来,打电话虽然只有5分钟,可能把事情说清楚。”

“海洋六号”的通信条件在科考船中绝对是一流的。除了去年投入使用的通信指挥系统,还有之前用得比较多的海事卫星通信系统FB和F77两套设备。“记得2009年刚交船时,船上只有一套海事卫星通信设备。如今多出的两套设备,让‘海洋六号’实现了从电子邮件、电话到无线上网的飞跃,通信条件在四年内发生了根本变化。”蓝明华说。

李珂良那天给奶奶打了电话。奶奶快80岁了,并不清楚他工作的情况,一如既往地唠叨着,赶紧找个女朋友吧。听到奶奶的唠叨,第一年出海的李珂良觉得,好像离家也没有那么远。

第一跳:电子邮件系统放开使用,拉近陆地和海洋的距离

相关文章